《五行》中听到天然 音乐中“看见”我国
  爱丁堡当地时刻8月19日7时30分,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世界巡演爱丁堡站表演在具有百年前史的亚瑟音乐厅奏响。这是来自我国的交响乐团首度登上爱丁堡世界艺术节的舞台。当晚,上交音乐总监余隆执棒乐团为当地观众奉上我国作曲家陈其钢的《五行》、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和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三部曲目。  当余隆的指挥棒好像草书中最终一捺横扫过乐队,为整场表演画上句号,简直同一时刻,现场掌声骤响,“BRAVO”不绝于耳,许多白发苍苍的晚年观众亦纷繁起立为来自我国的“交响之声”喝彩。  表演以我国旅法作曲家陈其钢《五行》开场,乐曲中既有洁净透彻的“水”,亦有铿锵亮堂的“金”;既有广大容纳的“土”,亦有深重潇洒的“木”,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被化作小提琴、木管、竖琴和叮叮当当的打击乐,用交响的语汇解读充溢我国哲思的道法天然。五行相生相克,却又循环往复,让人听到时刻的消逝,也听到生命的更迭。  紧随其后,演奏家艾丽莎·韦勒斯坦一袭长裙登台,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的美丽旋律从她的指尖慢慢流动,一曲奏罢,观众意犹未尽,长达2分钟的掌声,换来安可曲——选自德沃夏克歌剧《水仙女》中那段经典的《月亮颂》。   音乐厅里济济一堂,观众席里近乎四分之三都是斑白头发的中白叟,有相互搀扶着来度“良宵”的老夫妻,也有打扮得分外精美结伴而来的“老闺蜜”,即使其间有些走路踉跄或需依靠手杖,但谢幕时他们丝毫不小气他们的欣赏之情,并坚持起立拍手致使诚心。   拄着拐杖从15排正中方位往外挪步的坎贝尔太太在先生的搀扶下走在散场部队的尾端,82岁高龄的她现在仍然保持着每年要看10场音乐会的习气,挑选上交的这场表演作为本年的1/10,她觉得很值得:“尽管我没有去过我国,这个希望以我这样的年岁恐怕也很难完成,但我知道我国是个很美的国家,在他们的音乐中我也似乎看到了那些在电影中常常会呈现的让人难忘的画面。”  (新民晚报爱丁堡8月20日电 特派记者朱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